适应官府皇宫大宴宾客俗称宝剑腿

新中式红木家具品牌资讯 2020-09-09 2775 0 标签:


  研习君语 


家具的出现,无疑让生活变得更加舒适和丰富多彩。日常起居、工作学习、婚丧嫁娶、招待亲朋,家具总是与人们的生活紧密相伴。家具的实用功能,也让我们能够透过它看到一个时代的生活方式。今天我们来看一张——酒桌。



酒桌是一种比较矮而窄,以带吊头的为常式,形制较小的长方形桌案。从形制上看显然是案形结体,却被称曰“桌”,可谓是命名上的一个例外。


明 铁力木插肩榫酒桌



酒桌之名的由来,尚未查到文献根据,但古画所见,多用以陈置酒肴,明人画本更为常见。故名曰酒桌,自有来历。


酒桌远承五代、北宋,常用于酒宴。就工艺上的专业程度而言,专业的酒桌在宋代就已经开始出现了。



明 朱漆插肩榫酒桌



宋朝酒桌有个名字叫“鹤膝棹”。


关于鹤膝,原有两指,其一指兵器中矛的一种。《方言》卷九:“矛骹细如鴈胫者,谓之鹤厀。”左思《吴都赋》“家有鹤膝”,刘良注:“鹤膝,矛也,矛骹如雁胫,上大下小,谓之鹤膝。”


其一为竹名,见于宋人所作《淳熙三山志》和《笋谱》,元李衎《竹谱》卷五:“鹤膝竹,又名木槵竹,生杭州西湖灵隐山中,节密而内实,略如天坛藤,间有突起如鹤膝。”鹤膝棹,当是取鹤膝竹的形象而用来形容中间突起若竹节的桌子腿。



鹤膝桌,选自王处直墓壁画



宋人《六尊者像》局部



宋徽宗《听琴图》局部


大理国《张胜温画梵像》局部


我们现在有些老木匠也管这种样子的酒桌叫箭腿或牛鼻腿酒桌。


鹤膝桌子的形象,五代画作中即已出现,如河北曲阳县王处直墓壁画。又有故宫藏旧题唐卢棱伽实为宋人之笔的《六尊者像》、宋徽宗《听琴图》,又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宋时大理国描工张胜温画梵像》、宋《人物图》,而由《人物图》尤其可以看出它的布置。



宋《人物图》


鹤膝棹是由最早的茶床演变而成,说是桌,实际更接近于案。看画可知,酒桌在宋代的使用有喝酒、饮茶、书画、陈列、供香等多种功用。


到了明代酒桌的主要功能就是饮酒用膳,为了防止窄狭的桌面上碰落器物,明代的酒桌边缘多起阳线一道,名曰“拦水线”。



石面朱漆酒桌  


且传世实物较多,原因是明代宴饮,往往主客两人共用一桌,宾客多时,则人各一桌,所以当时这类家具的需求量就大大增加了。



这幅描绘家庭宴客并带有戏曲演出场景的绘画,是明代崇祯年间刊刻的《金瓶梅》插图。由图中所绘,我们能得窥明晚期与家具相关的一些信息。首先,家宴是两人一桌,一张酒桌配两把灯挂椅。酒桌很宽,与书案画案的宽度无异。灯挂设椅披,酒桌有桌围,桌围只设于桌前,而两侧任其空敞,与时下戏台上的桌围三面遮挡有所不同。


同时明代的工艺较宋代有所改进,使酒桌在保持自身原有的功能以外,还具有了极高的艺术价值和审美情趣。


晚明 黑漆嵌螺钿酒桌


此外,还有式样相同而体形稍大,硬木或柴木制者。柴木制者为日用品,或任其素白(俗称“白茬”),城乡饮食店多有之,回民小吃店尤为常见。或上油漆,过去家伙铺租赁给婚丧之家使用,通称“油桌”。


这一说法认为,这种家具多在市肆餐饮业中使用,经常沾染油污,故被大众叫做“油桌”。


在很多古画中也能找到这一形象,如五代的《韩熙载夜宴图》,宋代的《羲之写照图》、河南的《白沙宋墓壁画》等等,还有大量出土的冥器模型,都清晰无误的向我们标明了此类小案是用来摆放美酒佳肴的。



《韩熙载夜宴图》中可见酒桌的使用场景


因“油桌”之名尚无证可考,因此有另一说法认为应为“肴桌”,很可能油桌的“油”音,就是肴字“摇”音之转。由此我们口语相传的油桌二字,也有理由和可能写成“肴桌”。


酒桌的形制极其古老,千百年来变化不大,受宋风影响结构多简约合理,不易散坏。主要以案形结体为常式,仍不外乎夹头榫和插肩榫两种造法。





晚明 黄花梨插肩榫绿纹石面酒桌


插肩榫结构,我们俗称“宝剑腿”结构,此类酒桌档次较高,常有优美的壸门曲线和复杂多变的足部雕饰,并多带有拦水线。






晚明 黄花梨插肩榫绿纹石面酒桌


另一种夹头榫结构,往往带有挺劲优美又高高跃起的罗锅枨。



明 黄花梨理石面酒桌


有的四足可拆下,牙板两端有木轴者,平时可拆散折叠存放,用时由桌面下活插销固定腿足。



清  黄花梨折腿酒桌


这种可拆装的酒桌多用铁力木等较高档的硬木制作,既节省空间,又坚固耐用,以适应官府皇宫大宴宾客之用。


如果您对刺猬紫檀家具有其他需求,欢迎扫码了解更多。

扫一扫

评论

no cache
Processed in 0.411825 Second.
no cache
Processed in 0.41182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