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美活动中所追求造物文化与艺术的发展

新中式红木家具设计 2021-04-01 8551 0 标签:

③自然的客观存在与人的主观能动的和谐。“天人合一”首先确定了“天”和“人”的对应关系,而能够“合一”的关键在于人对客观自然的能动顺应,而不是被动体现。荀子说:“天能生物,不能辨物;地能载人,不能治人也。宇宙万物主人之属,待圣人然后分也。”(《荀子·礼论篇》)人可以凭借自身的主观能动性去把握宇宙,从对天地自然的积极适应和相融协调中伸张自我,实现心灵的自由,进而体现自然的规律性与人的行为目的性的统一和谐。因此人们的艺术创作与造物行为,不只是被动地接受自然的现实状态,而是基于对自然的主动认知与体悟基础上的再现与再造,这正如郑板桥论竹的观点,“胸中之竹”非“眼中之竹”, “手中之竹”又非“胸中之竹”。

由此可见,审美活动中所追求的“天人合一”的境界是一种天人和谐的审美境界,人可以从亲近自然、融于自然的过程中体悟自然的性情和美感,也可以在对自然的观照体悟中创造“自然”。自然既是人类行为“观物取象”的参照,又是人类颐养性情、怡情悦性的对象。自然之美、自然之性都与人内心的性情相协调统一,人可以在“与天地合其德”的过程中达到理想的审美境界。

(2)“天人合一”思想的应用

和谐为美被认为是“艺术创作的最高原则和理想”。 而“天人合一”作为中国和谐文化的重要原则,其直接影响着中国古代造物文化与艺术的发展演变。正因为“天人合一”思想的存在,才使得中国古人在艺术、建筑、工艺及造物等领域表现出对自然的尊崇和欣赏,并在具体的实践过程中融入自然、顺应自然和师法自然,在对自然的摹写观照中寻求精神美与自然美的统一。

在创作理念上,中国古典艺术、建筑及工艺造物等行为都追求“天人合一”的审美境界,注重“人类与自然、生灵和人类自身的整体和谐美,” 强调心灵与自然交融的境界,主张主体身心节律与对象自然节律之间的契合协调,“心中除开所关照的对象,别无所有,于是在不知不觉中,由物我两忘进到物我同一的境界” 。古人将“天人合一”看成是自然之道的体现,造物行为无不遵循“师法自然”“整体观照”的基本原则,力求表现天地之精神,展现天下万物的生机和活力,这正如朱熹所说:“天地以生物为心,人以天地生物之心以为心。”中国画中对山水、花鸟乃至人物等“写意”处理,皆是对自然物象规律的体悟与再现,“近取诸身,远取诸物”,应物赋形,随类赋彩,但绝非是直接的描摹,而是在主体情感体悟与自然法则完美结合基础上的创造,体现的不只是物象的“形”,而是物象的生命,即“同自然之妙有”(孙过庭《书谱》), “肇自然之性,成造化之功”(王维《山水决》),再“以一管之笔,拟太虚之体”(王维《叙画》)。在书法创作中,东汉蔡邕提出:“为书之体,须入其形。若坐若行,若飞若动,若往若来,若卧若起,若愁若喜,若虫食木叶,若利剑长戈,若强弓硬矢,若水火,若云雾,若日月。纵横有可象者,方得谓之书矣。”(《笔论》)可见书法与绘画一样都需要对自然万物进行“观”“取”,并在“尽意”的书法创作中达到“天人合一”的艺术境界。

丝路

1594460603752951.jpeg



如果您对刺猬紫檀家具有其他需求,欢迎扫码了解更多。

扫一扫

评论

cache
Processed in 0.001588 Second.
cache
Processed in 0.00158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