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家具基本的哲学的运动发展规律

新中式红木家具设计 2020-07-25 2959 0 标签: 古代家具

阴阳和合——和谐的辩证方法论

“阴阳”是中国古代家具基本的哲学思想和美学思想内容,而且是古人观察自然现象和认识事物的主要参照,几乎所有事物都可以区分“阴阳”,并结合“五行”进行定义。“阴阳”概念起源于对自然界现象的观察与感受,如阳光照射之处为“阳”,背日为“阴”,后被引申为气候的寒暑,山水的南北,方位的上下、左右、内外,运动状态的动静等。但将“阴阳”作为自然二气的相对势力,相成相长,为天地万物生成的基础,应追溯到《周易》对“阴阳”属性的哲学思考,这也是中国二元论哲学的基础。《周易》明确提出“一阴一阳之谓道”,并采用“━”“ ”符号代表“阴阳”构成卦象,用来模拟世间万物的运动发展规律,对于“阴阳”之气进退往来、变易交替的运动形式,也是通过爻位的上下变化来体现的(如图2-1)。《周易·系辞上》讲:“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定吉凶,吉凶生大业。”“两仪”指“阴阳”,即认为阴阳互生是宇宙间一切事物的根本规律和最高原则。对于阴阳相成的关系,老子认为是“道生阴阳”,而“阴阳”两种对立因素的交流渗透以达到和谐状态,并生成万物,故老子在《道德经》中指出:“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而庄子则直接使用“阴阳”作为其哲学探讨的重要内容(《庄子》中“阴阳”一词出现约30次),他认为:“天地者,形之大者也;阴阳者,气之大者也;道者为之公。”(《庄子·则阳》)并结合动静、刚柔等对立二元提出“阴阳调和”(《庄子·天运》)的衍生之法,“至阴肃肃,至阳赫赫。肃肃出乎天,赫赫发乎地,两者交通成和,而物生焉”(《庄子·田子方》)。

图2-1 《周易》中阴爻、阳爻组成的卦象 Fig.2-1 The divinatory trigram in I Ching

古人对于“阴阳”的哲学思辨,不仅确立了“阴阳”的地位,而且明确了阴阳化生万物的规律和方法。这在《周易》中称为“阴阳合德”, 《道德经》认为是“负阴抱阳,冲气为和”,《庄子》称为“阴阳调和”,综合来看,阴阳相对、相依相存、相生相成的关键在于“和”。这种相对势力、对偶因素的“和”应是指各个不同的对立面相互配合、统一而达到的平衡状态,即矛盾因素的对立统一、融合贯通。关于“和”的概念,《国语·郑语》中周史伯认为:“夫和实生物,同则不继。以他平他谓之和,故能丰长而物归之;若以同裨同,尽乃弃矣。”即不同东西的和合才能产生出新的事物,相同东西的简单相加,事将无成。在这里“和”与“同”的内涵是相区分的。晏婴在史伯的基础上不仅严格区别了“和”与“同”这对范畴的差异,而且进一步指出对立的事物是“相济”“相成”的。《左传·昭公二十年》中讲道:“若以水济水,谁能食之?若琴瑟之一专,谁能听之?同之不可也如是。”这里讲的也是同一个道理。孔子在《论语·子路》中提出:“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即把和谐的基本涵义归纳为“和而不同”。朱熹在《论语集注》中讲:“和者,无乖戾之心;同者,有阿比之意。”和谐是指不同事物之间的和谐、协调统一,不是无原则的附和、同一,和谐是不同事物之间的和谐。这也就从辩证法的层面将“和”与“同”区分开来,并主张对不同要素和事物加以融会贯通,才能达到和谐。

2


如果您对刺猬紫檀家具有其他需求,欢迎扫码了解更多。

扫一扫

评论

no cache
Processed in 0.337539 Second.
no cache
Processed in 0.33753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