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独立的个体进行的阐释传统家具文化

新中式红木家具设计 2020-07-25 9497 0 标签: 传统家具

天人合一——和谐的系统论

中国文化的和谐强调的是系统的和谐,即不是针对独立的个体进行的阐释,这与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系统思想是一致的。从人与自然关系的角度,中国传统哲学认为“人与自然不是截然分离的对应物,人的存在与自然的存在是互为包含的,天地万物与人同类相通,形成一个和谐统一的宇宙系统” ,主张“天人合一”。《周易·乾卦》说:“夫大人者,与天地合其德,与四时合其序,与鬼神合其吉凶,先天而天弗违,后天而奉天时。”又有“与天地合一,故不违。”即认为天地的本性(性德)是使万物之间相互循环、生生不息,人的行为应合契于天则,强调人与自然相互适应、协调。老子也说:“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同样强调人要以尊重自然规律为最高准则。庄子认为人必须遵循自然规律,顺应自然,与自然和谐,达到“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为一”的境界。总的来看,老庄所倡言的“天人合一”,实际是“人(道)”合于“天(道)”,即人的行事准则,要与天道相合,主张顺天造物。

在汉代以前,“天人合一”思想,主要指天人和谐、人随天道、天人一体的含义。东汉董仲舒提出了天人感应论,认为天与人的活动会发生感应,强调“人副天数”“天人一也”,加重了“天人合一”思想的神秘论色彩。到北宋时期,张载明确提出“天人合一”的命题。其在《正蒙·乾称篇》中指出:“儒者则因明致诚,因诚致明,故天人合一,致学可以成圣,得天而未始遗人。”《正蒙·乾称》根据王夫之的解释,“天人合一”的意思是说天与人本来是统一的,这就是“合”的前提;天与人又是有区别的,二者相辅相成,从而构成“合”的过程。正是从这种辩证和谐的观点出发,张载进一步提出“民胞物与”的命题,对于人与自然界的关系,做了生动的描述:“乾称父,坤称母;予兹藐焉,乃混然中处。故天地之塞,吾其体;天地之帅,吾其性。民吾同胞,物吾与也。”(《西铭》)在这里,张载把自然界看作是人类的父母,人类则是自然界的儿女。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人类与自然界中的万物都是同根同源的,它们虽然各属其种,各行其道,但相互之间应该亲密无间,共存共荣,而不能彼此敌视,互相残害。所以,他对大地间的一切生命都毫无例外地予以珍惜,对宇宙中的一切事物都一视同仁地予以尊重,表现出一种可贵的生态和谐的伦理思想。张岱年先生在《中国哲学大纲》中对“天人合一”思想的解释是:“天人合一,有二意:一是天人相通,二是天人相类。天人相通,认为天之根本性德,即含于人心理之中;天道与人道,实一以贯之。宇宙本根,乃人伦道德之根源;人伦道德,乃宇宙本根之流行发现。天人相类……认为天人在根本性质上是相类的。” 天人合一的思想不仅在人生伦理上得到了普遍认同,而且被广泛应用与建筑、园林、绘画、书法等各方面,建筑园林力求与天地相呼应,书法绘画讲究与天地气韵相融通等,赋予了中国造物设计“高雅而有时过于冷峻的理性品格和愉悦的文思境界” 。这一理念在现代设计理念中受到了普遍的重视,并逐渐演化为谋求人与环境系统和谐的指导理念。国学大师钱穆认为:“中国文化中,‘天人合一’观实是整个中国传统文化之归宿处。” 正是这种万物和谐、天人合一的系统思想,“使中国两千多年来的设计载体呈现出整体、协调、祥和的井然有序状态,是人文生态平衡和自然生态平衡的完美统一,是人类设计的理想境界。” 

1

如果您对刺猬紫檀家具有其他需求,欢迎扫码了解更多。

扫一扫

评论

cache
Processed in 0.003033 Second.
cache
Processed in 0.00303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