则多采用具有动感的曲线线条增强动感特征

新中式红木家具选购技巧 2020-09-29 2025 0 标签:

与静态自然呈现出的“静逸”相比,动态自然则表现出“动逸”的特征,即在表现效果上强调一种“势”的趋向或变化,如曲线的飘逸灵动,形体结构的舒展或收缩形成知觉力的张弛等。在中国传统美学中,静态自然以清、冷、幽、远等为主要特征,常表现出静谧的优雅;而动态自然则以旷、古、壮、疏等为主要内容,主要体现出运动的气势与张力。中国传统书画对于动态自然的效法也颇为广泛,如书法中的行书和草书主要以动态的变化、运动、穿插、避让和险绝取胜,表现出“山风海涛”般的运动美与气势美(如图3-46),同样,绘画中笔墨的浓淡变化,线条的起承转合也会突出明显的动势,如石涛、傅抱石等人的山水画往往在笔墨变化中显出大自然的蓬勃生机,如李安源 形容石涛绘画“笔锋捭圃,汪洋恣肆”,傅抱石绘画“毫飞墨喷,风旋水泻,狂放飘逸,大气磅礴”,皆是对自然之“动”的有力表现(如图3-46,图3-47)。传统中式家具整体造型主要呈现出静逸特征,但在具体造型要素上则多采用具有动感的曲线线条,如靠背、腿足多用“S”形曲线,尤其是在床榻、桌案等体量较大家具的腿足上采用膨胀线性,更使得家具形成稳定感的同时具有坚实的张力(如图3-48)。这种增强动感特征的做法既可以避免家具造型的呆板僵滞,而且能够赋予家具生命的律动,是现代中式家具应该予以借鉴和继承的。现代中式家具设计更注重造型的灵活性,力求家具造型有利于家居空间氛围的塑造,相对于现代横平竖直的居室构造来说,家具中的动感线条无疑是调节视觉平衡的最好形式。如图3-49为朱小杰设计的铜钱椅,在借鉴明式圈椅的基础上采用两个流畅的弧形曲线完成上下部分的连接,加上水曲柳的材料柔韧质感,使整体呈现出“弱柳拂风”般的动态特征。再如图3-50联邦家私“家家具”系列靠背椅则是整体以曲线为主,其自然流动之感尤为强烈,但却能在增加悠闲情调时仍不失圆融典雅的东方情调,可以看作是效法动态自然状态的典范。可见,现代中式家具对动态自然状态的效法通常体现在曲线线条的应用上(西方现代家具则较注重曲面表现),而且需要结合传统家具造型中曲线应用特征,从而在造型表现中即丰富自然意趣又不失中国特征,但就曲线的形式及表现手法,则不必拘泥于传统家具的用法,可以根据现代审美观念和自然动势的表现手法加以创新应用。总之,现代中式家具对动态自然状态的效法应注重“逸”的韵味表达,而不单单为“动”而“动”,应兼顾整体的“静”。

现代中式家具表现自然的方式

如前所述,自然在汉语中有两层意思:一是指相对于人生和艺术的自然界及其物象;二是指自然而然,即一种率真、随性

的本真流露,在艺术审美中通常表现为“初发芙蓉”的天然美感,而与雕饰和矫揉造作相对。但这并不是说雕饰就不能表现自然,而是在于雕饰的对象与“度”的把握。诚然,“不假乎人之力而万物生焉”(王安石《临川集》)是一种最本质的自然,但对于家具这等人造物来说本质上包含着主体的创造精神,自然的表现应是借人力来表现“天工”,强调原初的质朴和不露人为斧凿巧饰的痕迹,而对于审美来说,则是要求顺应对象的本然状态,形成返璞归真的艺术特征。所谓“妙造自然”(南朝谢赫《二十四诗品·精神》)“笔补造化天无功”(唐李贺《高轩过》)也是强调人工在师法自然的基础上可以获得自然的艺术境界。对传统中式家具来说,从整体到局部细节几乎都着力于表现自然,既有显性的也有隐性的,尽管清代中后期家具对自然的表现过于繁缛而且到了炫技的程度,但也增加并拓展了表现自然的素材和方式,同样为现代中式家具设计凸现自然特征提供了帮助。现代中式家具设计应借鉴并吸取传统中式家具表现自然的方式和形式,结合现代家居时尚及审美特征来获取自然的感官体验。通过对自然的表现,现代中式家具既可以与传统家具具有相似的自然审美趣味,而且能够提升现代家居空间的自然氛围,从而在充斥着钢筋水泥等非自然环境中融入自然的意趣。


如果您对刺猬紫檀家具有其他需求,欢迎扫码了解更多。

扫一扫

评论

cache
Processed in 0.003709 Second.
cache
Processed in 0.003709 Second.